• 寧波銀行給零售銀行上了一課

    文/ 2021/09/29 10:34

    如果翻看頭部十幾家銀行的財報,你會發現經營業績靠前的清一色是零售業務占比高的銀行。典型如,招商銀行、平安銀行,零售貸款、零售利潤占比均超過一半。

     

    但深耕長三角的寧波銀行,作為一家對公為主、零售為輔的城商行,其經營表現并不輸招商銀行。

     

    以2021年中報數據為例,寧波銀行凈利潤增長21.4%,不良貸款率0.79%,撥備覆蓋率510.1%;同期招商銀行凈利潤增長22.8%,不良貸款率1.01%,撥備覆蓋率439.5%。

     

    在這些核心的經營數據上,招商銀行的“贏面”并不算大,相反寧波銀行不良率、撥備覆蓋方面相對更穩健。

     

    如果寧波銀行是一家零售為主的銀行也就罷了,畢竟零售貸款有著收益高、不良低的特點,但寧波銀行的零售貸款占比僅38.6%,遠低于招商銀行的53.2%。

     

    寧波銀行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 01 /

    最會賺錢的非零售銀行

     

    相較招商銀行、平安銀行等身上有零售、科技、大財富等明顯標簽,寧波銀行零售沒有招商銀行強、科技沒有平安銀行硬,似乎沒有特別突出的點。

     

    但你可能不知道,寧波銀行要算最會賺錢的上市銀行。無論是業務盈利能力還是凈資產收益率,其都不輸“零售之王”招商銀行。

     

    具體看,存貸業務方面,寧波銀行是對公為主、零售為輔。2021年上半年,寧波銀行對公貸款4545.8億元,總貸款占比為61.4%;零售貸款2860.2億元,總貸款占比為38.6%。

     

    同期,平安銀行的零售貸款占比總貸款62.9%;招商銀行零售貸款占比總貸款53.2%。

     

    過往幾年,零售業務由于不良率低、貸款收益率高,成為銀行爭相發展的香餑餑。寧波銀行也深知零售大法好,上半年其個人貸款收益率達7.32%,遠高于4.93%的公司貸款收益率。

     

    但作為對公為主、零售為輔的銀行,寧波銀行的不良率和凈利差卻不輸于像招商銀行這種以零售貸款為主的銀行。截至6月30日,前者不良率和凈利差分別為0.79%、2.59%;后者不良率和凈利差分別為1.01%、2.41%。

     

    換句話說,寧波銀行放貸主要集中在收益率低、不良率較高的對公業務,但其凈利差和不良率卻能比得過放貸集中在收益率高、不良率較低的零售業務的銀行。

     

    除此之外,截至6月30日,寧波銀行非息收入占比竟然也高達36.1%,比12家股份行中的11家要高,僅次于招商銀行的41.1%。

     

    非息收入主要是由信用卡刷卡手續費及大財富管理所產生的手續費組成,而寧波銀行深耕對公業務,比起其他深耕零售業務的股份行,非息收入占比理應弱很多,但公司卻表現出弱者不弱的架勢。

     

    不管是存貸業務還是非息收入,最終投資人看的還是給股東帶來回報的凈資產收益率。在這方面,寧波銀行也沒有讓投資人失望。2016年至2020年,寧波銀行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17.7%、19%、18.7%、17.1%、14.9%;同期,以盈利能力強悍著稱的招商銀行,則分別為16.3%、16.5%、16.6%、16.8%、15.7%。

     

    能成為股民心頭好,寧波銀行自然有兩把刷子。這背后,是其在存貸業務和非息收入方面“另辟蹊徑”,都做到了不同于主流銀行的差異化。

     

    / 02 /

    靠白領貸撐起公司“半邊天”

     

    說起存貸業務的差異化,很多人第一反應是寧波銀行命好,地處長三角發達地區。

     

    畢竟,經濟越發達,信貸市場不但繁榮且貸款出現壞賬的概率較小,其他銀行,尤其城商行壓根沒辦法抄作業。

     

    這話只說對了一半。寧波銀行能做出差異化,一大原因是命好,另一大原因則是,其在細分領域找到了零售業務金礦,靠白領貸撐起公司“半邊天”。

     

    先來看寧波銀行的對公貸款業務。截至6月30日,公司對公貸款占比總貸款61.4%,不良率低于0.79%,其能在過往幾年對公不良爆發潮中穩住,與經營范圍集中在長三角有很大的關系。

     

    從寧波貸款布局的區域來看,浙江省、江蘇省占比高達87.64%,其余則分布在上海、廣東、北京,貸款全部集中在經濟發達的區域。不光寧波銀行,同期貸款集中長三角的南京銀行,對公貸款不良率也僅有0.97%。

     

    而過往幾年對公業務不良率爆發,則主要集中在東北及中西部經濟欠佳的區域。例如,截至6月30日,貸款集中在中西部的鄭州銀行,對公業務的不良率為2.06%;貸款集中在東北地區的哈爾濱銀行,對公業務的不良率為2.89%。

     

    從以上數據不難看出,區位優勢是寧波銀行與其他區域性銀行拉開差距的重要原因。

     

    再來看零售貸款業務。雖然規模占比不及對公業務,但寧波銀行卻在零售業務上做到了超高收益率、低不良貸款率。

     

    截至6月30日,寧波銀行的零售貸款收益率、不良率分別為7.32%、1.06%,同期招商銀行的零售貸款收益率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5.6%、0.76%。

     

    是不是不可思議?同樣是給個人貸款,寧波銀行的收益率卻比招商銀行高出1.72個百分點,不良率僅比招商銀行低0.3個百分點。換句話說,單論零售的存貸業務,寧波銀行比招行做得更好。

     

    這是因為,寧波銀行奉行的是“大銀行做不好,小銀行做不了”的經營策略。

     

    不同于傳統銀行零售業務以信用卡和個人房貸為主,寧波銀行零售貸款集中于個人消費貸中的白領貸。簡單來說,寧波銀行給一批以事業單位為主的個人,單人給出的授信額度較高,同時收取的貸款利息也較高。

     

    這部分群體普遍具有穩定的收入,償還貸款的能力較好且有良好信譽,一般不會為了貸款,毀了信譽、丟了自己的鐵飯碗。

     

    之所以說大銀行做不好,是因為人力成本太高,因為每個小客戶都要信貸員親力親為。而小銀行受限于網點布局和風控,做不好這些客戶。

     

    寧波銀行精準的客戶定位帶來的好處,是可以獲得更高的貸款收益率和更低的風險。但這也僅僅適合于寧波銀行這種小規模的城商行,畢竟事業單位的人數有限,隨著寧波銀行規模做大,其零售做出的差異化對公司的影響就會逐漸下降。

     

    也正是寧波銀行零售業務做出了差異化,且對公本身布局在經濟發達、不良率較低的長三角地區,公司存貸業務盈利能力才可以在過去幾年和純正的零售銀行扳扳手腕。

     

    / 03 /

    投資收益才是拉開差距的關鍵

     

    僅依靠存貸業務,寧波銀行還不是持續深耕大零售銀行的對手,因為非息收入雖占比不低,但其手續費傭金等輕資產收入占比太低。

     

    根據2021年中報,寧波銀行非息收入由兩部分組成,其中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33.7億元,其他非利息收入56.6億元,非利息收入中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占比并不高,其他非利息收入是公司非息收入的核心。

     

    這就是寧波銀行的差異之處。其他非利息收入指的是投資收益、公允價值變動、匯兌損益,其中,公司2021年上半年投資收益高達51億元,占比當期凈利潤的53.6%。對比招商銀行來看,同期投資收益僅占凈利潤的18.2%。

     

    公司不僅有大量的其他非利息收入,且這塊收入大部分時間都在穩健增長。以過往五年數據為例,2016年至2020年其他非息收入分別為5.4億元、30.3億元、40.2億元、77.3億元、69.1億元。5年增長了超過10倍,這也是帶動其利潤高增長的核心原因之一。

     

    此外,投資收益是純利潤,幾乎沒有成本、不用減值計提且具有持續性,每年為公司貢獻了大量的利潤,也推動其凈資產收益率持續高于一眾上市銀行、高于招行。

     

    需要注意的是,長期來看,比起零售銀行倚重的非息收入,投資收益占比越來越高未必是好事。畢竟,是投資就有風險。

     

    根據2020年報數據,寧波銀行的投資收益雖然高達91.8億元,但匯兌損益虧損11.8億元,公允價值變動虧損13億元,最終導致其他非利息收入只有69.1億元,同比下滑10.6%??梢钥吹?,寧波銀行的其他非息收入,并非每年都有非常確定的增長,某些年份也會出現下滑。

     

    到底是提心吊膽賺投資收益好,還是旱澇保收賺手續費好,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了。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熱門文章

    无满14萝祼体洗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