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感神藥”奧司他韋歸零啟示:單品依賴難以走出穩健之路

    文/ 2021/09/15 15:46

    一份愛情的保質期有多久或許沒人能給出答案。

     

    但兩家公司牽手能走多久,東陽光和東陽光藥給出的答案是:三年。

     

    三年前,東陽光為挖掘新的利潤增長點,通過發行股份作價32.21億元收購東陽光藥50.04%的股權,對應估值為64.37億元。

     

    在合并醫藥業務后,東陽光藥也的確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2019年其為東陽光貢獻了42.2%的收入和78%的毛利潤。

     

    然而好景不長,在疫情的影響下,東陽光藥開始走向下坡。

     

    2021年上半年,東陽光藥營業額2.02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減少90.3%。主要由于核心產品磷酸奧司他韋銷售減少,2021年上半年可威銷售額為 5360 萬元,而在2019年這個數字逼近60億元。

     

    與子公司蕭條的業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東陽光今年上半年非醫藥板塊凈利潤同比增長541.96%,發展的如火如荼。但在合并醫藥業務后,凈利潤同比下滑66.81%。

     

    曾經的利潤奶牛成了拖油瓶,這也難怪僅三年時間,東陽光就決定折價轉手東陽光藥股權。

     

    東陽光藥的際遇,也給一眾憑借大單品一條腿走路的藥企提了個醒:一條腿走路大概率是要摔跤的。

     

    / 01 /

    奧司他韋:一顆神藥定江山

     

    提起東陽光藥,就不得不提奧司他韋,說奧司他韋成就了東陽光藥毫不夸張。

     

    不過,東陽光藥并非磷酸奧司他韋的原研藥廠,它的原研廠家其實是羅氏,商品名達菲。作為一款神經氨酸酶抑制劑(NAI),其對禽流感、甲型、乙型流感均有效,2001年其在中國上市。

     

    到了2005年,禽流感全球爆發,奧司他韋全球訂單大幅增加,羅氏產能供應不足,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專利還未到期,羅氏也選擇了放開專利授權。

     

    隨后,東陽光長江藥業和上海中西三維藥業獲中國的專利授權許可。不過由于最初奧司他韋銷量平平,中西三維醫藥當時并未將注意力集中于該款藥物,并且在2016年就停產退出市場。因此,國內奧司他韋市場上東陽光藥一家獨大。

     

    不過,雖為仿制藥,“可威”在國內的銷售額已經遠超原研藥“達菲”。

     

    這樣的結果一方面要歸功于東陽光在劑型方面做出的創新,另一方面則是由于東陽光藥深諳國內藥物的銷售模式。

     

    此前,不管是羅氏的原研產品,還是中西三維藥業的產品,都只有膠囊一種劑型,但這種劑型對于兒童這一流行性感冒的高發人群來說并不友好。

     

    因此東陽光研發了針對兒童,方便服用的顆粒劑型。5mg和25mg的顆粒主要銷售對象為40kg以下的小孩和青少年為主。

     

    劑型上的創新也取得了不錯的效果,2019年面向兒童的可威顆粒的銷售收入達42.72億元,占到了總收入的69%。

     

    而在銷售模式上,2013年以前,東陽光藥的銷售模式主要是代理制,銷售情況并不理想。2013年起,核心產品可威的營銷由代理模式轉型為自營模式,自建團隊開始進行專業的學術推廣。

     

    之前在羅氏手里,奧司他韋只是一款流感應急藥物,只有在流感高發季節,才有銷量。而東陽光藥則轉變了醫生和患者的觀念,可威逐漸從一款流感應急藥物變成流感預防藥物。

     

    而可威真正的爆火要從2018年開始算起,彼時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爆火朋友圈,通過這篇文章很多人才知道,流感原來是可以導致死亡的。

     

    也是在這一年,國內流感高發,衛健委發布了《關于印發流行性感冒診療方案(2018年版修訂版)的通知》,要求重癥或有重癥流感高危因素的患者,應盡早給予抗流感病毒治療,不必等待病毒檢測結果。并指定了三款流感用藥,其中有一款就是可奧司他韋。

     

    這也代表著,奧司他韋的抗病毒作用有了官方的背書。在這個大背景下可威迅速爆紅。

     

    僅2019年一年,東陽光藥的奧司他韋合計銷售額就接近60億元,奧司他韋憑一己之力撐起了整個東陽光藥。

     

    然而就在可威銷售如日中天時,黑天鵝悄然而至。

     

    / 02 /

    疫情之下,遭遇戴維斯雙殺

     

    有人因新冠賺的盆滿缽滿,也有人因疫情難以為繼。前者如科興,后者如東陽光藥。

     

    新冠疫情使得科興狂賺500億,卻也使得東陽光藥的60億神話走向破滅。

     

    新冠疫情爆發后,雖然早期奧司他韋也曾被試用于新冠患者的治療,但很快被證實并無效果。

     

    除了對于新冠無效外,對于東陽光來說更嚴峻的問題是,由新冠疫情的影響,人們的防控意識提高,口罩阻斷了流感病毒的傳播,自家大單品的市場迅速縮小。

     

    根據數據統計,2019年中國流行性感冒發病數達353.82萬例,而到了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這個數字降低至114.53萬例,較2019年減少了239.29萬例,同比減少67.63%。

     

    隨著流感患者的減少,毫無疑問可威的銷量雪崩式下滑。鑒于疫情短期內無法結束,人們養成的防控意識也將長時間存在,所以可以猜測一段時間內奧司他韋的銷量仍將處于低谷。

     

    這一點我們從東陽光藥2021年的中報也能了解,2021年上半年,東陽光藥核心產品奧司他韋的收入為5363.5萬元,較去年同期減少97.3%,而在2018年這個數字為59.3億元。

     

    不過就算新冠疫情結束,可威也難以回到之前一人獨霸天下的局面了。

     

    2017年,磷酸奧司他韋化合物相關專利到期,面對巨大的市場,國內藥企蠢蠢欲動。

     

    目前已有包括科倫藥業、蘇州二葉制藥等20家企業遞交了奧司他韋上市申請。其中博瑞醫藥和石藥集團的奧司他韋膠囊進度最快,已獲批上市。

     

    隨著入局者變多,可威一家獨大的現象將不復存在,同時入局藥企的增多也使得奧司他韋可能會被納入集采。

     

    根據集采規則,當一款藥物原研藥物加上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超過3家,就可以列入集采。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集采只是時間問題。

     

    對于新入局的藥企來說,通過集采以價換量,提高藥物滲透率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對于東陽光藥來說,可威原本已經占據市場近90%的份額,即便以低價也難以換取更多的市場份額。而自己原有的市場份額,或多或少都將被新入局者所蠶食。

     

    更糟糕的是假如不慎丟標的話,對東陽光藥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 03 /

    東陽光藥的轉型之路

     

    顯然東陽光藥也意識到了自身所處的危險情況,并在積極尋求轉型。

     

    據企業公告顯示,2018年至2019年間,東陽光藥收購了30余款仿制藥組合。此外從東陽光藥官網披露的產品管線我們也能看到,其在抗病毒、抗腫瘤、代謝疾病方面都有所布局,其中又以丙肝藥物和胰島素為重點。

     

    111

     

    但胰島素方面,國內已經形成了以諾和諾德、禮來、賽諾菲為首的外資,和通化東寶、甘李藥業、聯邦制藥為首的國內藥企的胰島素格局,東陽光短時間內難以撼動胰島素市場格局。

     

    此外胰島素集采已經靴子落地,從公布的《第六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 (胰島素專項)相關企業及產品公示清單》來看,東陽光只有一款速效人胰島素加入集采。

     

    僅憑一款藥物東陽光藥短時間內也難以搶占胰島素市場份額,而下一次胰島素國采至少也在兩年之后,因此東陽光藥在胰島素方面布局迎來收獲期尚需時日。

     

    其布局的丙肝藥物也不容樂觀,隨著吉利德第四代抗丙肝藥索磷維伏片的上市,丙肝已經基本可以治愈,未來全球市場將逐步縮小。

     

    而其針對于乙肝的first in class藥物莫非賽定,仍處于臨床二期,距離商業化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

     

    綜合來看,雖然東陽光藥布局了很多新領域,但創新藥的研發并非一朝一夕能夠完成,距離其到達收獲期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所以可以料想,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東陽光藥將仍然以奧司他韋為支柱產品。

     

    / 04 /

    單品依賴的破局之道

     

    東陽光藥所面臨的困局,從更深的層面來看,其實是整個行業所面臨的問題。憑借一款藥物爆紅,又受制于大單品的例子在醫藥圈比比皆是。

     

    比如華東醫藥的阿卡波糖。作為華東醫藥的核心產品,阿卡波糖2019年銷售收入達到30億元以上。但2020年阿卡波糖在集采中丟標,導致華東醫藥股價一度被腰斬。

     

    在業績方面的影響則更為直觀,華東醫藥去年實現營業收入336.83億元,同比下降4.97%;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24.3億元,同比下降5.62%,這是華東醫藥自2000年上市以來首次營收凈利潤雙下降。

     

    又比如信立泰的氯吡格雷。2017年至2018年信立泰氯吡格雷的收入分別為27.72億和30.36億,占當期營業收入為66.73%和65.26%。

     

    而在2019年集采中氯吡格雷丟標,導致了2019年、2020年公司凈利潤分別下降51%、91%。 

     

    從上述兩個例子我們也不難看出,對于依賴大單品的藥企而言,一旦賴以生存的大單品出現意外,則可能是滅頂之災。

     

    其實無論對于原研藥而言,還是對于仿制藥而言,太過于依賴某一單品,都會使得藥企很難具備抗風險能力。

     

    尤其是伴隨著集采落地,為藥企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不過集采對于藥企來說無疑也是一把雙刃劍。一面對于不具備研發壁壘的仿制藥企,在集采中會失去議價能力,只能以價取量。而另一面,集采無疑倒逼藥企做創新,很明顯,在如今的局勢下,具備創新能力的藥企才具備話語權。

     

    集采無疑給藥企指明了道路,未來一定是創新藥的未來。

     

    對于這種依靠大單品爆紅的藥企也不例外,憑借大單品帶來的利潤,布局創新藥研發,提升管線的寬度厚度,才能有抵抗風險能力。

     

    畢竟僅靠一款單品的紅利又能吃多久呢?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无满14萝祼体洗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