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齡化加速,日本醫藥市場失速

    文/ 2021/09/15 15:44

    過去幾年,幾乎所有醫藥公司的招股書,描繪的國內醫藥市場,都是一個流淌著奶和蜜的地方:

     

    縱使醫藥市場已經高達數萬億,但依然會持續高增長,且速度會越來越快。

     

    核心邏輯大致相同,那就是國內老齡化趨勢不可逆轉,且正在加速。由于老年人口是醫療消費需求的主力,老年人口數量增加,自然會帶來醫療消費需求的增加。

     

    聽上去,這樣的邏輯無懈可擊。但事實,或許并非如此。

     

    上世紀90年代末期,日本老齡化加速,但醫藥市場規模增速卻不斷下滑,甚至出現負增長的情況。

     

    根據經濟學理論,市場規模=量*價。日本醫藥市場規模增速下滑,在于受監管打壓,醫藥市場價格下滑,從而抵消了增加的“量”。

     

    顯然,如果只考慮老齡化帶來的“增量”,而忽略了價格變動因素,那么“不斷增長的醫藥市場”,大概率只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烏托邦。

     

    / 01 /

    日本醫藥行業,

    與老齡化趨勢背道而馳

     

    作為亞洲第一個進入老齡化社會的國家,日本醫藥行業的發展,可以帶給我們諸多啟示。

     

    1990年-2010年,日本老齡化開始加速。短短二十年間,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數量占比從10%左右,上升至25%左右,老年人口增加了1300萬人。

     

    1

     

    但日本醫藥市場的發展,卻與人口老齡化的趨勢背道而馳。根據日本厚生勞務省數據,從1991年開始,日本醫藥市場規模增速不斷下滑:

     

    1991年,日本醫藥市場增速逼近15%,1992年迅速跌至5%以下……到了1997年,老齡化愈演愈烈之際,日本醫藥市場卻進入負增長時代,并持續到1999年。

     

    2000年之后,日本醫藥市場重回正增長軌跡,但增速依然有限,到2008年期間,大多年份的增速在0%—5%之間徘徊。

     

    2

     

    日本整個醫藥市場規模發展近乎停滯,頭部藥企的日子也不好過??梢钥吹?,日本最大的藥企武田制藥,1991年到2000年十年營收復合增長率僅有3.25%。

     

    這不是個例。包括安斯泰來、衛材、協和麒麟等,十年年復合增長率均在個位數徘徊。而像日醫工、沢井制藥等巨頭,營收還是負增長。

     

    3

     

    對日本來說,雖然老年人數量急劇膨脹,但醫藥行業卻迷失了……

     

    / 02 /

    迷失的二十年背后,

    藥品降價幅度太大

     

    為什么日本醫藥行業的發展,會與市場的預期大相徑庭?

     

    原因在于,市場有更強大的“負面力量”,抵消了老齡化帶來的增量。

     

    那么,這股神秘的力量是什么?又來自何方呢?答案分別是:“降價”、“衛生部”。

     

    任何一個國家的醫療事業,都是民生工程。“全民醫保”的日本更是典型,早在1960年,醫保就實現了98%人群覆蓋。

     

    隨著老齡化人口急劇膨脹,疊加日本“以藥養醫”機制帶來的開貴藥、收受藥品回扣等現象泛濫,導致醫療費用快速增長。70年代,日本藥品支出占國民醫療費用的比重,高達40%左右。

     

    在經濟繁榮時期,日本對此或許不會太憂心。但任何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都不可能持續向上。

     

    80年代,日本開始進入“迷失的二十年”,醫療保險和政府都面臨財源告急的壓力,因此日本開始對藥品價格“痛下殺手”。

     

    一方面,強力擠壓流通環節的“泡沫”。1986年,日本醫療用藥的平均進銷差價率為23%,到2004年進銷差價率已下降到6.3%。

     

    另一方面,日本開始控制藥品定價。1988年開始,政府每兩年進行一次對醫保目錄品種的價格調整,涉及13000多種藥物,次平均降幅超過6%。

     

    4

     

    得益于強力的管控措施,日本藥品支出占醫療總支出的比重快速下滑。1992年,這一數字約為23%,而到了2000年初一度跌至20%以下。

     

    5

     

    2007年,日本衛生總支出占GDP比重為8.02%,低于當時全球平均水平9.65%。作為一個老年人口占比遠超世界平均水平的國家,日本能夠降到這個程度,顯然非常難得。

     

    但顯然,日本衛生部控費力度之大,對醫藥行業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 03 /

    創新+國際化,

    頭部藥企重回增長的關鍵

     

    在衛生部控費的情況下,日本醫藥板塊整體表現并不好。

     

    大幅降價之下,日本醫藥行業大批企業倒閉。1995年,日本制藥企業數量為1512家,2003年這一數字下降至1062家。

     

    6

     

    這也在資本市場得到體現。1988年—1996年之間,日本醫藥板塊指數大部分時間跑輸大盤。這期間,僅1991年和1993年兩年漲幅超過大盤。

     

    7

     

    只有極少數藥企,在控費期間表現不錯。例如武田制藥在1995年—2000年期間上演了接近7倍漲幅的大“逆襲”。

     

    8

     

    那么,這些藥企表現出色的背后,得益于什么呢?可以歸結為“創新+國際化”。

     

    創新方面,武田制藥是典型。1992年、1997年、1999年,武田制藥重磅炸彈藥物蘭索拉唑、砍地沙坦、吡格列酮輪番上陣,使得公司1995-2000期間營收增速雖不快,但營業利潤復合增長率接近20%,最終股價大幅上漲。

     

    復盤日本醫藥行業我們也可以發現,在控費期間,創新藥企利潤率并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反而出現了提升。

     

    9

     

    不過,對于日本藥企來說,僅靠創新并不能維持業績持續增長。畢竟在控費環境下,醫藥市場規模增長相對有限。

     

    2005年至2018年,安斯泰來自日本國內收入復合增速僅2.3%,武田制藥則是負增長(-1.25%)。

     

    在這一背景下,日本頭部藥企紛紛走出國門。海外業務成為日本創新藥企業的主要增長點。

     

    同樣是2005年至2018年期間,安斯泰來、大日本住友制藥、鹽野義、田邊三菱等藥企海外業務增速分別為15.03%、27.49%、19.51%、18.62%,均遠高于日本境內業務增速。

     

    當前,包括安斯泰來、武田制藥等頭部藥企,海外收入占比均已超過50%,成為當之無愧的全球性藥企。

     

    10

     

    可以說,在控費大趨勢下,日本頭部藥企通過研發創新及加大出口,才實現了內外夾擊之下的穩定增長,最終反應在股價層面,避免了隨著醫藥行業一起“迷失”。

     

    11

     

    從發展環境來看,我國當下醫藥行業的發展,與日本控費初期頗為相似。那么,哪些創新藥企,可以通過創新以及國際化,走出不一樣的增長曲線呢?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无满14萝祼体洗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