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輝瑞”的故事,西藏藥業只講了一年

    文/ 2021/09/09 12:37

    “License in有風險,投資需謹慎”。這一點,想必西藏藥業有著深刻體會。

     

    去年6月,全世界都陷入疫情的陰霾中,疫苗仍在探索之中,誰能成為“新冠希望”,尚無定論。

     

    在這樣的背景下,西藏藥業預見性的與斯微生物展開合作,拿下包括新冠疫苗在內的三款疫苗產品的全球獨家商業化權益。

     

    就當時來看,這是一筆極其劃算的合作。由于該合作采用“里程碑”付款合作方式,雖然需要支付的總金額高達3.51億元,但首付款只需3500萬元。而這3500萬元,竟讓西藏藥業市值增加了近400億。

     

    斯微生物雖然名不見經傳,但其mRNA疫苗的管線布局,卻已經與世界一線接軌。綁定“新冠疫苗”概念后,西藏藥業股價持續攀升,三個月時間就由25元左右飆升至150元,最高時股價一度突破180元,市值由此爆炸式增長。

     

    然而,股價屢創新高之際,斯微生物新冠疫苗卻進展緩慢,至今才完成了一期臨床。新冠疫苗競爭,本身就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游戲。即便斯微生物新冠疫苗能夠研發成功,屆時商業化價值已經“渺茫”。

     

    迫不得已,西藏藥業把此前投入的7000萬元里程碑款轉換成了斯微生物股權,1.25億元建造的生產基地有閑置風險,股價從180跌到了50……

     

    辛辛苦苦一整年,不僅近2億元投入有可能打水漂,西藏藥業股價也快要回到解放前。

     

    / 01 /

    最穩妥的合作方式

     

    從當時來看,西藏藥業選擇的,實際上是最為穩妥的一種合作方式。

     

    西藏藥業與斯微生物的合作,并沒有選擇直接入股,而是采用更加有保障的“里程碑”合作模式。

     

    除了3500萬元的預付款外,斯微生物想要獲得剩余3.16億元,均需要完成一系列的里程碑條件。

     

    具體來看,一期臨床獲批公司可以獲得3500萬元;完成二、三期臨床試驗可以分別獲得6000萬元;最終成功上市可以拿到最后的1.5億元。

     

    西藏藥業通過這一方式合作也不奇怪。就當時來看,mRNA療法都是一個剛剛起步的行業,放眼全球都未有產品獲批上市,可以說機遇與風險并存。

     

    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mRNA疫苗來自于輝瑞和BioNTech共同研發,而這款疫苗就是同樣采用的“里程碑”合作模式。

     

    根據協議條款,輝瑞將向BioNTech支付1.85億美元的預付款,其中包含7200萬美元的現金付款和1.13億美元的股權投資。

     

    BioNTech有資格獲得高達5.63億美元的未來階段性付款。此外,輝瑞和BioNTech將平均分擔研發費用。輝瑞將在早期提供100%的研發成本,BioNTech將在疫苗商業化期間償還輝瑞50%的研發費用。

     

    對于西藏藥業來說,這樣的“里程碑”合作模式簡直太香了,如果斯微生物實力不足,那么西藏藥業就等于花費3500萬元買到一次蹭熱點的機會。

     

    正如上文所提,不到三個月時間西藏藥業股價就由25元左右飆升至150元,最高時股價一度突破180元,市值增加了近400億。用3500萬元撬動400億,顯然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買賣。

     

    如果斯微生物真的把疫苗做出來,那么西藏藥業僅花費3.51億元就獲得全球獨家授權,而斯微生物僅能獲得后續銷售凈額6%的提成,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這種方式幾乎與輝瑞與BioNTech的合作如出一轍,似乎一出中國“輝瑞”布局mRNA疫苗的故事正在上演。但只可惜中國“輝瑞”的故事,西藏藥業只講了一年。

     

    / 02 /

    不情愿的“參股”

     

    如今這則看似“百利而無一害”的合作條款,卻成為西藏藥業的“痛苦之源”。

     

    盡管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早早拿到了臨床批件,卻時至今日,卻依然停留在一期臨床階段。8月初,根據斯微生物首席運營官張繼國透露,目前該疫苗的一期臨床研究已經結束。

     

    暫不考慮臨床結果如何。從進度來看,斯微生物可以說是“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當前,國內已經包括國藥、科興在內的4款滅活疫苗,以及智飛生物重組蛋白疫苗以及康希諾的腺病毒載體疫苗獲批。

     

    而在mRNA疫苗方面,艾博生物新冠疫苗已經進入三期臨床階段,并且模塊化廠房也已經完成交付。大概率,艾博生物的mRNA疫苗會占得先機。

     

    從這個角度來說,斯微生物僅處于臨床一期階段的新冠疫苗,商業化價值已經越來越小。

     

    鑒于產品遲遲沒有新的進展,西藏藥業最終在8月27日決定更改合作方式。從過去的“合作”改為“投資”,此前支付給對方的7000萬元預付款,轉換成斯微生物3.35%的股權。

     

    合作變更后,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將轉為獨立開發,西藏藥業將不再享有原《戰略合作協議》下約定的mRNA疫苗全球獨家權利。

     

    這也意味著,西藏藥業原本投資的是新冠疫苗,如今卻變成了對斯微生物前景的投資。

     

    按照西藏藥業的口徑,僅用7000萬元就獲得斯微生物3.35%的股權,投資時的估值僅相當于20億元,遠低于如今C+輪60億的市場估值。

     

    如果依照斯微生物最新的估值計算,那么當初7000萬元的投入如今已經價值2.01億元,獲利1.31億元。

     

    在西藏藥業看來,改變合作方式不僅降低了mRNA疫苗帶來的不確定性,而且還鎖定了1.31億元的投資利潤,簡直是對股東最好的交代。

     

    但顯然,事實并非如此。為了確保疫苗的生產,西藏藥業還與斯微生物共同出資成立合資公司“海脊生物”,由西藏藥業持股55%,斯微生物持股45%。

     

    海脊生物負責生產線的建設,但最終斯微生物一分未出,合作公司購買廠房所支出的1.26億元全部由西藏藥業承擔。

     

    在變更合作方式后,西藏藥業耗資1.26億元的mRNA疫苗廠房,存在閑置風險。雖然公司表示,將會改變用途將其進行出租或轉讓,但想要及時脫手肯定也不會那么容易,更不要說其中舍棄的時間成本、人力成本。

     

    從這個角度來說,西藏藥業押寶新冠疫苗似乎失敗了……

     

    / 03 /

    模式變更后的無奈

     

    如果從股權投資斯微生物來說,西藏藥業實際上虧大了。

     

    在其與斯微生物合作的時候,對方僅僅是一家剛起步的創新藥企。2020年2月進行的A+輪融資中,君實生物宣布出資1000萬元,獲得2.86%的股權,折算下來斯微生物的整體估值僅為3.5億元。

     

    按照這一估值,西藏藥業投資的預付款3500萬元就能達到公司整體估值的10%,算上后續追加的3500萬元里程付費,合計所支付的7000萬元就能獲得對方約20%的股份。

     

    但在合作更改后,雖然依然是折價入股,但卻僅獲得公司3.35%的股份,較直接入股縮水明顯。

     

    mRNA疫苗合作方式的變更,可能會沖擊到后續兩款疫苗的合作。在變更公告中,西藏藥業明確表示后續的合同將依照原條款繼續執行,但實際上原條款僅屬于草簽,相關具體時間點的內容都將會在后續合理期間確定“里程碑”。

     

    這也就意味著,雖然表面上看其他兩款疫苗不會受影響,但協議本身也根本沒有太多具體標準,所以最終能夠獲得怎樣的執行效果,依然是一個未知數。

     

    固然,西藏藥業減少了由mRNA疫苗帶來的不確定性,提前鎖定了投資收益,但同時也意味著其失去了市場想象空間,之前的很多mRNA產線布局也已經化為泡影。

     

    而如今雖然被迫“里程碑款轉股”,也不見得能有多大回報。決定一家醫藥公司前景的,自然是管線的深度。

     

    從研發管線分析,雖然斯微生物共布局9款疫苗產品,涉及新冠疫苗、結核疫苗、流感疫苗、腫瘤疫苗。但其中7款還處于概念驗證階段,可以直接忽略。

     

    1

     

    進入臨床申報階段的兩款疫苗,分別是新冠病毒疫苗和個性化腫瘤疫苗。斯微生物新冠病毒疫苗的商業化前景如何,相信大家都已經有數。那么,個性化腫瘤疫苗呢?

     

    只能說,研發難度極大。由于個性化腫瘤疫苗需要針對腫瘤相關抗原,研發相當復雜??梢钥吹?,mRNA疫苗領域的領頭羊BioNTech都很難啃動這一領域。

     

    去年6月份,羅氏/BioNTech公布了個性化癌癥疫苗RO7198457的1b臨床試驗結果是:“應答率低”。

     

    而在新冠疫苗競爭都不占優勢的情況下,斯微生物能否在這一領域有所突破,還需要時間給出答案。換句話說,模式轉換背后,西藏藥業能否真的受益,也需要繼續觀察。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无满14萝祼体洗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