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生物類似藥起家,背靠郭廣昌的復宏漢霖能否靠“創新”崛起?

    文/ 2021/09/08 13:33

    雖然是“復星系”重要成員之一,但復宏漢霖的在資本市場的存在感,并不強。

     

    1月初至今,復宏漢霖日均成交額為637萬港幣。不難看出,即使背靠復星,還是一家創新藥企,但二級市場依舊對其不感冒。

     

    這也不奇怪,雖然定位是一家創新藥公司,但復宏漢霖的策略是從生物類似藥出發,積累經驗后再發力創新。這也導致,公司目前的產品全部是生物類似藥。

     

    在未充分證明自己商業化能力的情況下,生物類似藥又面臨集采壓力,投資者對其持謹慎態度也不難理解。

     

    任何一家創新藥公司,要想有未來只能靠“創新”。這一點,復宏漢霖當然明白。目前來看,公司對創新也越來越重視。

     

    那么,未來復宏漢霖能否通過“創新”,來改變市場對其的看法么?

     

    / 01 /

    根正苗紅的“復星系”

     

    要說國內哪位大佬對資本最感興趣,郭廣昌必然可以上榜。此前,在新三板“復星系”成員數量便超過20家。當然,“復星系”布局不止在新三板,港股更是主陣地。

     

    從股權結構來看,復宏漢霖是正兒八經的“復星系”成員:截至2020年末,郭廣昌通過各類公司,實際控制復宏漢霖53.33%的股份。

     

    復宏漢霖是一家主打創新的醫藥公司,分拆自復星國際和復星醫藥,登陸港股是為了可以單獨融資,儲備更多發展所需的“彈藥”。

     

    創新藥是一門十分燒錢的生意。因此,在成立之初,復宏漢霖選擇了更為穩妥的道路:從生物類似藥入手,鞏固好基本盤再發力創新。

     

    所謂生物類似藥,簡單來說就是仿制藥。因為生物藥相對化學藥,分子結構相對復雜,即便仿制也很難說做到完全一樣,只能在免疫、生產工藝等多維度做到相似,所以只能以“類似藥”相稱。

     

    率先專注生物類似藥的策略,的確“穩妥”。一方面,由于并不需要創新,類似藥的研發難度要小很多;另一方面,由于幾大重磅單抗專利剛剛到期,有著巨大的可替代市場,并且國內類似藥剛剛起步,尚處藍海。

     

    基于此,復宏漢霖以推進生物類似藥管線為重心。當前,復宏漢霖已經是國內領先生物類藥玩家之一。

     

    截至目前,復宏漢霖共有三款產品獲批上市,全部為生物類似藥,分別是漢利康(利妥昔單抗)、漢曲優(曲妥珠單抗)及漢達遠(阿達木單抗)。

     

    上半年,三款產品均已產生收入。具體來看,國內方面漢利康收入為2.22億元;漢曲優銷售額2.88億元;漢達遠上半年銷售額為850萬元。

     

    另外,三款產品均已經實現海外授權。其中,漢利康授權收入為520萬元;漢達遠授權收入為220萬元;漢曲優授權收入為1900萬元。

     

    1

     

    基于三款產品的表現,復宏漢霖增長勢頭似乎不錯。上半年,公司總收入為6.33億元,同比增長474%。

     

    另外,復宏漢霖上半年申報了2款類似藥上市申請,短期也有望增加新的收入。

     

    2

     

    看上去,復宏漢霖的類似藥業務做得不錯,業績表現也可以,但資本市場卻不買賬。

     

    / 02 /

    二級市場被“冷落”背后

     

    從股價來看,復宏漢霖表現并不好,年初至今跌幅為41.43%;從成交額來看,復宏漢霖更是受到了明顯的冷落。

     

    9月7日,復宏漢霖港股成交額為399萬港幣,在18A公司中位居榜尾;像頭部公司信達生物今日成交額達3.01億港幣,差距顯而易見。

     

    1月初至今,復宏漢霖日均成交額為637萬港幣。顯然,公司二級市場成交寡淡并非偶然,是常態。

     

    那么,為什么作為“復星系”重要成員,業績看上去不差,復宏漢霖卻不被市場認可呢?

     

    原因在于兩點。第一,雖然營收增速看似不錯,但復宏漢霖的商業化能力實際上并未得到充分證明。

     

    同樣是生物類似藥,齊魯制藥的貝伐珠單抗,上市第一年銷售額就接近20億元,而復宏漢霖幾款產品表現相對較弱。

     

    而從最早上市的產品漢利康表現來看,在上市的第三個年頭,雖然銷售規模不大,但上半年銷售增速僅15%,增長日漸乏力。

     

    要知道,漢利康對應的市場規模并不小。據Frost & Sullivan數據,2021年國內利妥昔單抗及其類似物市場預計為50億元。

     

    同時,去年下半年上市的阿達木單抗,在上半年國內銷售額不足1000萬元,也是不盡如人意。

     

    對于一家藥企而言,不僅需要有研發能力,更需要具備商業化能力。從這一點來說,市場難免會有一些顧慮。

     

    第二,類似藥由于研發難度較小,導致入局者較多,面臨集采壓力,價格戰在所難免。

     

    根據Insight數據庫,目前復宏漢霖三款仿制藥競爭格局比較激烈,包括已獲文號、上市申請、Ⅲ期臨床階段在內的藥企數量均達到兩位數。

     

    3

     

    集采壓力,這也是國內藥企面臨的最大壓制因素之一。主要產品均需要集采,復宏漢霖不受市場認可,也就不奇怪了。

     

    / 03 /

    能否通過“創新”逆襲?

     

    當然,作為類似藥的先驅,復宏漢霖也明白創新藥的重要性。

     

    在年報里,復宏漢霖首席執行官表示,“公司一直在探索可持續的創新”。根據此前的戰略,公司希望在仿制藥業務積累成功經驗后,再逐步開發創新藥。

     

    那么,當前復宏漢霖創新戰略布局如何呢?根據半年報,目前公司已進入三期臨床的創新藥,為PD-1產品斯魯利單抗。

     

    雖然國內PD-1市場競爭較為激烈,并不意味著復宏漢霖已經完全失去機會。一方面,復宏漢霖的PD-1單抗有差異化的競爭策略。

     

    斯魯利單抗針對的適應癥為經標準治療失敗的、不可切除或轉移性高度微衛星不穩定型實體瘤。

     

    高度微衛星不穩定指的是,在DNA復制過程中,微衛星序列堿基插入或錯配導致的堿基積累,可在多個癌種中發生,發生率約為14%。

     

    該適應癥對應癌種廣泛,魯利單抗有望達到精準治療獲得不錯的效果。并且,目前這一適應癥國內布局者稀少,復宏漢霖或許能夠占得一席之地。

     

    另外,復宏漢霖也在布局PD-1的聯合療法。當前斯魯利單抗聯合療法開展了8項適應癥,5項處于3期臨床。

     

    4

     

    免疫治療領域,聯合療法才是勝出的關鍵。畢竟腫瘤免疫微環境復雜,單靶點藥物療效有限, PD-1單藥有效率其實僅在20%左右。

     

    如何尋找一個聯合產品,以起到“1+1大于2”的效果尤為關鍵。也正因此,國內外藥企都在尋找PD-1的最佳搭檔。如果斯魯利單抗聯合療法能夠在數據上看上去更有優勢,也就擁有了后來巨上的可能。

     

    當然,藥物的研發總是充滿不確定性,最終上市之前誰都不敢說萬無一失。

     

    斯魯利單抗究竟商業化前景如何,仍需要時間驗證。畢竟,國內PD-1市場因為競爭者越來越多,市場規模被不斷壓縮,康方生物3.98萬元的保終身的定價,掀起了又一場腥風血雨。

     

    除PD-1外,復宏漢霖其他創新藥都還處于早期臨床階段,距離上市較為遙遠,因此暫不做討論。

     

    從根本上來說,轉型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那么,背靠“復星系”,以生物類似藥起家復宏漢霖,能否通過創新藥逆襲呢?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无满14萝祼体洗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