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恒瑞醫藥“引進”更值得關注的,是國內藥企開始進入競合大時代

    文/ 2021/08/30 11:18

    3.31%,面對18年來最低扣非凈利潤增速,恒瑞坐不住了。孫飄揚雖然說“不突然,很心安”,但手里的動作并未停下。

     

    8月26日,在公布不如意的半年報一周之后,恒瑞宣布引進大連萬春創新藥普納布林。為此,恒瑞將支付不超過13億元首付款與里程碑款,同時耗資1億元入股大連萬春。

     

    此前,“引進”這一策略對于恒瑞來說,略顯陌生。畢竟孫飄揚說過,做License-in不如自己研發。

     

    但顯然,在集采和內卷的雙重暴擊下,已經不允許恒瑞再關門造車了。恒瑞管線亟需新鮮血液,License-in不可避免。

     

    當然,比起恒瑞開始“引進”,更值得關注的是,國內藥企開始進入“競和”時代,國內醫藥行業距離成為海外那樣的成熟市場,又近了一步。

     

    / 01 /

    “萬金油”普那布林

     

    恒瑞與萬春醫藥合作也不奇怪。普那布林對于恒瑞來說,有點類似于“萬金油”的角色:其具備治療腫瘤和“升白”的效果,可以和后者的腫瘤線實現完美的搭配。

     

    在治療腫瘤層面,普那布林類能夠通過激活免疫防御蛋白鳥嘌呤核苷酸交換因子,加速樹突狀細胞的成熟及促進抗原呈遞,直接激活T細胞來殺死腫瘤細胞,起到“免疫系統的點火劑”的作用。

     

    這也得到了證明。不久前,萬春醫藥公布的一項三期臨床研究數據顯示,普那布林聯合多西他賽治療二/三線EGFR野生型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的效果,要好于多西他賽單藥治療組:

     

    聯合療法的總生存期得到了改善。

     

    作為國內腫瘤醫藥界的領頭企業,恒瑞腫瘤產品中也包括多西他賽這樣的化療產品,普那布林的引入無疑能夠起到聯合的作用。

     

    恒瑞引進普那布林好處不僅限于此。上文提及,普納布林還具有“升白”作用:可以阻止由化療藥物誘導的骨髓中性粒細胞的損傷,達到早期保護作用。

     

    中性粒細胞減少是化療過程中常見的副作用,中性粒細胞過低時可能會引起感染,嚴重甚至會危及生命。也正因此,在腫瘤治療中,保持患者中性粒細胞水平至關重要。2021年國內這一市場規模達75億元。

     

    重要的是,普納布林與當前主要產品是“合作”關系,而不是競爭關系。當前,臨床上預防CIN的標準療法是通過粒細胞集落刺激因子(G-CSF),作用是促進中性粒細胞的增殖和分化。

     

    簡單來說,與G-CSF聯合,普納布林可以減少損傷中性粒細胞,而G-CSF則可以增加中性粒細胞的生成,雙管齊下。

     

    在臨床試驗中,普那布林也表現出了不俗的效力。在預防CIN的全球III期臨床研究中,普那布林聯用長效G-CSF藥物對比長效G-CS單藥可顯著降低重度CIN的發生率。

     

    好巧不巧,恒瑞旗下硫培非格司亭就是一款 G-CSF長效藥物。也正因此,引進普那布林可以與旗下兩款重磅產品,形成聯用優勢,增加收入來源。

     

    并且普那布林聯用恒瑞PD-1的臨床試驗也在進行中。若未來兩者合用能夠減少PD-1副作用,起到1+1>2的效果,這一點也能幫助恒瑞在內卷的PD-1有著更多的話語權。

     

    總的來看,普那布林與恒瑞儼然天作之合,因此恒瑞選擇與萬春醫藥的合作也就顯得理所當然。

     

    / 02 /

    改變策略背后

     

    固然引進普那布林“好處”多多,不少熟悉恒瑞的朋友對于公司此次“引進”動作,依然會感到驚訝。

     

    雖然恒瑞早在2011年就成立了BD部門,但對于各種license in可以說是不太感興趣。孫飄揚此前透漏的想法是,好的產品太貴,普通的產品還不如自己做。

     

    因此,我們很少聽到恒瑞有license-in的新聞,恒瑞的BD部門似乎也沒有什么存在感。而眼下,不少媒體將此次引進稱之為孫飄揚回歸的一系列改革動作之一,反差巨大。

     

    這也不難理解,恒瑞坐不住了。在仿制藥集采和PD-1嚴重內卷的情況下,恒瑞的日子,并不算輕松。

     

    8月19日,恒瑞發布2021年半年報。成績單顯示,恒瑞上半年營收為133億,同比增長17.58%;扣非凈利潤26.47億,同比增長3.31%。

     

    可以說,這是恒瑞近五年來交出的,最難看的一份成績單。雖然疫情影響不再,但公司營收增速遠不及2019年水平;上半年,公司凈利潤也是首次罕見的近乎零增長。

     

    更重要的是,眼下恒瑞還未到反轉時刻。目前,恒瑞仿制藥收入占比依然超過60%,在集采的影響下還會持續縮水。

     

    而創新藥重磅產品卡瑞利珠增長接近尾聲,其他創新藥又難以接過卡瑞利珠大旗。這種情況下,恒瑞或許還要壓抑一段時間。

     

    隨著恒瑞半年報的公布,一時間各種“恒瑞的至暗時刻、恒瑞雖好已至暮年......”的看衰言論不絕于耳。

     

    在這種情況下,已經不允許恒瑞再關門造車了,恒瑞的管線需要一些新鮮血液。

     

    此時,恒瑞向外界拋出與萬春生物合作的消息顯然不是無心之舉。借此,恒瑞可以向外界透漏尋求轉型的消息,也算是給投資者的一劑強心針。

     

    / 03 /

    國內藥企進入“競合”時代

     

    大藥廠與biotech合作,并不奇怪。從海外巨頭發展歷程來看,引進模式一直是補充各自管線的重要策略。

     

    畢竟創新藥研發不是流水線工作,偶爾也需要靈光乍現,運氣成分不可或缺,因此誰也不可能通過自主研發,保持自身的競爭優勢。讓吉利德大放異彩的丙肝神藥,便是收購而來。

     

    此次恒瑞與大連萬春合作,并無特別之處,畢竟總交易額最高不過13億元。但如果放到整個國內醫藥市場來看,意義或許不一樣:

     

    國內藥企也已經進入大藥廠與biotech的“競合”時代。

     

    實際上,這不是恒瑞第一次和國內新興的藥企合作。今年2月,恒瑞就以2000萬美元入股了瓔黎藥業,引入了抗癌藥PI3kδ抑制劑。

     

    而這也并不只是恒瑞一家的選擇。國內大藥企與國內新興藥企合作的案例也在逐漸增多。

     

    7月14日,信達生物便宣布引進亞盛醫藥的三款BCR-ABL抑制劑。無獨有偶,8月23日,康寧杰瑞和石藥集團宣布,雙方達成Her2雙抗KN026的合作協議。石藥集團獲得KN026在中國內地的乳腺癌、胃癌適應癥的開發與商業化權利。

     

    顯然,傳統大藥企甚至是Biopharma都已經認識到,引進的效率必然會比全靠自研高。而biotech們也開始認識到,僅憑自己不能完成一切。頭鐵的biotech先驅,因為商業化打不開局面,已經有了慘痛教訓。

     

    看起來,合作才能共贏。

     

    對于新興藥企來說,可以從大藥企處完成資金輸血,以反哺其他新產品的開發,同時大藥企所具備的強大商業化能力也是新興藥企所不具備的,由其來進行商業化看起來也更合適。

     

    而對于大型藥企來說,這種模式無疑高效擴充了管線,畢竟買買買的效率有時候是顯著高于自己研發的效率,這種合作使得大藥企能夠更快的走向創新藥的懷抱。

     

    大藥企源源不斷為為新興藥企輸血,新興藥企則借此反哺創新藥,如此形成互利共生的關系,不論是對于醫藥市場,還是兩方公司無疑都是雙贏。

     

    對于國內市場這無疑也是一個好現象。這意味著國內市場,開始向海外成熟市場“靠攏”,更具本土特色的醫藥巨頭也由此開始孕育。

     

    那么,恒瑞能否借license in煥發活力呢?我們拭目以待。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无满14萝祼体洗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