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53vr"></form>

      <address id="t53vr"><nobr id="t53vr"><th id="t53vr"></th></nobr></address>

      <ins id="t53vr"><track id="t53vr"></track></ins>

          <address id="t53vr"><listing id="t53vr"><nobr id="t53vr"></nobr></listing></address>

          領跑少兒編程的達內科技,會成為下一個“新東方”嗎?

          文/讀懂財經 杜東 2021/03/22 11:24 達內科技

          最近一年,可能沒有什么比教育賽道,更受資本市場投資人青睞了。

          互聯網的滲透以及新需求的崛起,使教育可能成為中國未來十年里,最具確定性最強的行業之一。在整個教育行業中,又數少兒編程領域最為值得關注。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少兒編程項目披露融資總金額達17.97億元,創下歷年最高。

          原因也不難理解。在政策大力推動,以及互聯網滲透不斷加速的當下,編程思維和編程能力成為未來社會的競爭要素以及人才的基礎素質。

          某種程度上講,當下的編程教育市場與當年少兒英語有些類似。說到底,如同英語為少兒帶來面向全球化時代的全球視野以及全球信息獲取能力一樣,編程同樣為少兒帶來了面向數字時代的數字化思維能力。

          當年少兒英語的機會有多大?參考新東方的表現就知道了。從2006年上市到現在,新東方股價漲幅超過40倍。

          對投資人來說,誰是少兒編程領域的“新東方”,才是他們真正所關心的。隨著達內科技四季度財報的發布,童程童美的亮眼表現,正在讓這個問題的答案逐漸清晰。

           

          01從供給端紅利,看少兒編程賽道機會


          從過去看,教培公司的價值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品類的價值。主打英語的新東方和專攻數學培優的好未來,莫不是如此。于教培行業而言,品類價值主要由供給端缺口決定。

          以英語為例,1996年教育部是說有條件的城市、有條件的學校,小學一年級開始設立英語課程,沒有條件的創造條件在小學三年級開始英語課程。這個時候發現有一個特別大的特質,整個中國師范體系里邊英語師資的供給是不足的。

          當時做過一個統計,1996年,教育部想推進英語進小學課堂時,整個中國的178所師范院校體系里邊合格畢業的已經供給的英語教師不到3萬,而面對的是數以十萬計小學供給的時代。

          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如今的少兒編程,與過去的英語市場多少有些類似。

          在宏觀層面,無論是剛剛結束的兩會,還是此前的十四五規劃綱要,都將建設數字中國放在了極其重要的位置。其中,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成為發展數字中國的兩大抓手。在建設數字中國過程中,除了5G、人工智能、高端芯片、高端工業軟件等關鍵領域技術突破,更離不開底層的數字思維能力和數字科技素養。

          也正因為如此,人工智能教育和編程正在逐步走進義務教育階段課程。

          2017年7月國務院發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中明確提出,“在中小學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在這一發文后,公立校的編程教育開始提上日程。

          著眼未來,在數字化的大背景下,少兒編程有望在未來成為剛需教育,完成由“素質”到“學科”的轉變。

          事實上,放眼全球,編程教育進入校內教育也是大勢所趨。最近五年,從美國、歐洲到日本、韓過、新加坡,各國政府頒布政策都開始或鼓勵、或強制要求在基礎教育階段推廣編程教育。例如,美國政府投資40億美元推廣編程教育,韓國從2018年起全面開展中學編程課程等。據統計,全球已有24個國家在基礎教育中設立了編程課程大綱。

          與需求端井噴相比,無論前端匱乏的師資力量,還是后端缺失的評價體系,都預示著少兒編程領域的供給端建設仍然處于早期。

          尤其是師資方面,無論是公立校要求開展的人工智能和編程教學,還是社會培訓機構,都面臨著師資不足的情況。去年教育部答復政協委員函件也提到,要將編程納入中小學課程,同時要加強的是編程教學的師資培養。

          對供給端優質教育資源的迫切需求,催生了少兒編程的巨大機會。這也是童程童美最大的機會所在。

           

          02破解行業頑疾,童程童美領跑少兒編程


          在巨大的機會面前,童程童美的亮眼表現,無疑給了市場一個滿意的答案。2020年四季度,財報顯示,達內科技第四季度K-12教育業務凈收入為2.98億元,同比增長64.6%。2020全年,K-12教育業務收入為7.62億元,同比增長45%。

          值得注意的是,在快速擴張的同時,其盈利能力也在大幅提升。2020年第四季度,K-12教育業務的毛利增長420%,毛利率達到42.2%。2020年全年,K-12教育業務毛利增長627%。

          無論是高速增長的收入,還是迅速提升的盈利能力,都在預示著一個事實:童程童美正在領跑少兒編程賽道。那么,為什么童程童美可以領跑少兒編程賽道?

          這事要從教培行業的發展規律說起,從過去看,教育培訓行業的本質其實就是三塊,內容、服務和師資。即教培公司把內容產品做出來,然后通過老師,去連接相應的服務。而童程童美效率優勢也正來源于此。

          在產品端,童程童美從統一專家教研、知識點視頻化、課中巡課和課后評課、打造在線學習的教-學-練-測-評閉環等方面,加強與家長的連接和消息互通,并通過未來教育研究院平臺積極應用認知科學領域新研究成果付諸于實踐,借此提升交付能力,保障教學效果。

          在師資端,得益于過去成人IT培訓業務的經歷,達內科技可以將過去成人IT的優秀畢業生經過系統培訓,變成童程童美的講師。這也讓童程童美成為行業內為數不多具有規?;囵B師資團隊能力的公司。這一點尤為可貴。要知道,規?;膸熧Y培養能力,也正是新東方多年以來屹立不倒的核心原因。

          而就在此前,童程童美未來教育研究院首席編程教育專家石遠麗也出任了PTA技術委員會首任副主席。

          據了解,PTA將重點針對從事編程培訓的授課老師,進行計算機編程能力與教學能力考核,并頒發三種不同等級的證書,同時通過多項工作幫助編程教師提升教學水平、職業素養,推動計算機編程教育事業的普及和發展。

          在服務端,OMO的模式極大提升公司的交付能力,優化了用戶體驗。去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徹底打開了用戶參與線上教育的需求。

          依托于成人IT培訓的教學經驗和資源,達內科技成功切入K12素質教育賽道,線下跑馬圈地的同時,也搭建了在線教育平臺—童程在線,探索OMO模式。K-12在線教育業務貢獻的凈收入由2019年的3420萬元增長至2020年的1.08億元,增長215.8%,收入占比也從2019年的6.5%提升至14.2%。

          當然,除了自身內容建設外,童程童美還積極參與國際大賽檢驗和行業標準制定。

          作為少兒編程教育領域的頭部品牌,童程童美自成立以來便帶領學員在國內國際賽事中屢獲佳績。在NOC和WRC兩項教育部白名單賽事中,童程童美參賽學員表現出色,超過400名學員在NOC比賽中獲得一二三等獎,而在WRC世界機器人大會期間,童程童美學員更是一舉斬獲VEX-IQ小學組冠軍。

          事實上,上述的優異表現,也不過只是童程童美教育成績的一個“切口”。自成立至2020年底,童程童美共有超過30000名學員參加過各類科技賽事,其中282支隊伍晉級國際賽,2472人獲得國家級獎項,537人獲得國際級獎項。

          與此同時,童程童美也成功入選全國信息技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教育技術分技術委員會(CELTSC)。官網信息顯示,CELTSC主要負責組織全國教育信息化、教育技術相關標準的研制、標準符合性測試認證和標準應用推廣工作,以及對口承擔我國教育信息化的國際標準化工作。

          今年1月,由童程童美開發的“中小學人工智能編程教學資源管理平臺V1.0”與華為云鯤鵬云服務完成兼容性測試認證,并上架華為云嚴選商城。這是童程童美針對國內中小學階段推出的人工智能教育一站式解決方案,學校只需準備機房以及網絡,就可滿足教、學、測、評、練教學場景中的各個環節需求。

          總的來說,正如過去新東方定義英語教學外,童程童美同樣正在定義少兒編程賽道。

           

          03大潮將起,童程童美確定性從何而來?


          固然當下處于領先位置,但童程童美的價值,更多取決于其未來在少兒編程領域的位置。那么,童程童美未來的確定性從何而來?

          從商業模式上說,教育的本質是服務的行業,所以服務交付的成本是核心關鍵。得益于OMO模式的順利推進,童程童美基本已經跑通了其業務模式。這也體現其盈利表現上。

          財報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K-12教育業務的毛利增長419.7%,毛利率達到42.2%。2020年全年,K-12教育業務毛利增長626.7%。

          盈利能力的優異表現,本質上是模式效率領先的外化。有兩個數據可以反映:

          一是學習中心創收能力的提升。2020年第四季度,童程童美教育學習中心的數量從2019年Q4的217個增加到2020年同期的236個。但在數量增長的同時,每家學習中心的凈收入從2019年Q4的83萬元增加到今年第四季度的126萬元,同比增長約51.8%。

          二是OMO模式下,招生成本的大幅下降。2020年四季度,童程童美的生均銷售費用同比下降達到46%。2020年全年,這一數據下降同樣達到21%。

          拉長周期看,隨著少兒編程賽道的爆發,童程童美階段性的效率優勢,有望轉化為長期的品牌優勢。其意義在于,教育行業里所有的價值絕大部分都是來自品牌的溢價。從過去看,頭部的教育公司往往擁有定價權,能占有了市場絕大多數的利潤。

          事實上,類似的品牌溢價已經得到顯現。財報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報讀超過一年學員續費比例達到了86%。由用戶口碑帶來的續費和新注冊學員,疊加線下學習中心高質量低成本的引流模式,使童程童美獲客成本進一步下降。這也是童程童美得以領跑行業的重要原因。

          從上述角度看,隨著少兒編程賽道的高速發展,以及童程童美的領先位置,其重復新東方的故事也并非全無可能。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熱門文章

          部长侵犯漂亮人妻在线看_少妇张开雪白大腿_男生下面伸进女人下面的视频_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_gogo亚洲肉体艺术_天天看片天天av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