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53vr"></form>

      <address id="t53vr"><nobr id="t53vr"><th id="t53vr"></th></nobr></address>

      <ins id="t53vr"><track id="t53vr"></track></ins>

          <address id="t53vr"><listing id="t53vr"><nobr id="t53vr"></nobr></listing></address>

          7年增長541%!焦慮的中國父母,與百億生長激素市場

          文/氨基財經 氨基君 2021/03/17 11:26

          為什么國內生長激素市場增長如此迅速?

          每個矮個兒的孩子背后都有焦灼的一家人,而生長激素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焦慮的中國父母,撐起了一個近百億的生長激素市場,更是讓國內藥企頭一次不以價格戰,而是靠“實力”,沖擊全球第一的寶座。

          2020年,全球生長激素老大諾和諾德的生長激素銷售額77.04億丹麥克朗,折算成人民幣是59.12億元;

          而長春高新(SZ:000661)子公司金賽藥業去年收入58.03億元,按往年收入構成,近90%收入來自生長激素,約52億元,距離諾和諾德僅一步之遙。

          對比兩家公司收入增速,2020年,諾和諾德生長激素銷售額增速為5.8%,金賽藥業則高達20.34%,差距不是一點點。后者超越前者,也只是時間問題。

          盤踞全球龍頭的寶座已久的諾和諾德,面對來勢洶洶的金賽藥業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說這個世界太魔幻。

          畢竟,金賽藥業僅憑中國市場,就成功逆襲。而諾和諾德的生長激素,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100多個國家上市,每年銷售額也不過這么點。

          沒辦法,誰讓諾和諾德,“不懂”中國市場呢?

           

          / 01 /

          “沒到一米八,就是三級殘廢”


          中國家長,大概是世界上最拼的一個群體。除了要關心房價、孩子學習成績外,更要操心孩子的身心健康、身高問題。

          難怪有人說,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

          為了孩子的身高問題,家長們可謂是操碎了心。有數據顯示,國內3%的兒童患有矮小癥。甚至在有些家長看來,男孩身高沒有一米八,都算是三級殘廢了。

          有需求,就有供給。你可能不知道,正如醫美整形市場一樣,“增高”市場也在磅礴發展。其中最受追捧的產品,莫過于生長激素。

          過去7年,生長激素市場年復合增長率達30.42%。2013年,國內生長激素市場約為12億元,2019年,市場規模便已達58.89億元。根據西南證券估算,2020年市場規模大約是77億元。按這架勢,國內生長激素市場突破百億,指日可待。

          俗稱“長高針”的生長激素,它由人腦垂體前葉分泌,對人體各種組織,尤其是蛋白質的合成,具有促進作用,通過刺激骨關節軟骨和骨骺軟骨生長,從而達到增高的功能。

          若兒童體內生長激素分泌不足,就會導致生長遲緩,身材矮小。缺什么補什么,這一點,早已牢牢印在中國家長的腦海中。這也直接促成了國內生長激素市場的爆炸式增長。

          生長激素售價并不低。根據草根調研,粉針劑型人均年費用約2萬元,水針劑型人均費用約5.5萬元,長效劑型人均年費用則在15萬元左右。

          目前,水針劑市場最為龐大,2019年占比約為61%;其次為粉針劑,占比38%;長效占比最低,為1%。

          一年15萬的長效劑型生長激素,大部分家庭消費不起,而相比粉針劑,貴一倍的水針劑更安全、便捷,出于孩子考慮,大部分家長咬咬牙也就打了。

          有人在知乎上說,自己的父親愛喝酒,但在妹妹注射生長激素的情況下,硬是把酒戒了。不為別的,就為了能讓孩子每天注射生長激素。

          不過,從本質來說,國內生長激素市場的火爆,父母的焦慮是起因,醫生的建議才是根本。畢竟,孩子矮了怎么辦?一切都由醫生說了算。

           

          / 02 /

          矮了?那就來一針“長高針”


          那么,醫生在什么情況下,會建議孩子使用生長激素呢?大多數時候,理由只有一個,矮了。

          這一點,央視曾有過報道。2012年,央視《每周質量報告》曝光,不少兒童生長發育門診的醫生,將生長激素當作“增高神藥”,開給渴望增高的青少年使用。

          很多醫生甚至在沒有確診孩子是否缺乏生長激素的情況下,便勸說家長給孩子打生長激素。

          實際上,這很不負責任。因為,并非所有身材矮小的兒童,都適合打生長激素。

          造成兒童身材矮小的原因有多種,包括甲狀腺激素分泌不足、遺傳等。其中,生長激素分泌不足引發的矮小癥,占比并不算高。

          有人曾統計國內醫學期刊有關兒童矮小癥病因的44篇文獻(1979年—2013年發表)后得出結論,大約32%的矮小癥患者是由生長激素分泌不足引起。

          除此之外,生長激素對特發性矮小癥也適用。這部分人群,特指不明原因矮小的患者,在國內群體中占比約為20%。

          換句話說,接近一半的矮小癥患者,并不需要生長激素來增高。對于非生長激素不足引起的矮小癥患者來說,“長高針”不僅不能起到增高的作用,反而會帶來潛在傷害。

          比如,過量的外源性生長激素會導致巨人癥,還有可能引發腫瘤、糖尿病、顱內高壓、甲狀腺功能減退等副作用。

          所以,國外對生長激素的應用管控頗為嚴格。此前,金賽藥業便因為在美國違法銷售生長激素,受到重罰。

          國外生長激素市場規模增長較為緩慢,管控嚴格是重要原因之一。2003年,海外生長激素市場規模為19.39億美元;2013年,僅增至31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只有5.02%。

          2020年,諾和諾德銷售額約12.38億美元,占海外市場份額為36%。以此計算,2020年海市場規模在34.39億美元,增速依然不高。

          在中國,雖然三甲等大醫院管控同樣嚴格,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般來說,大醫院醫生會開處方,讓患者到指定的小醫院、小診所去買藥。

          西南證券研報顯示,2019年國內生長激素市場規模接近60億,而國內樣本醫院銷售額僅7.95億元。樣本醫院以主流三甲醫院為主,涵蓋了全國近60%的三甲醫院、20%的三級醫院和1.5%的二級醫院。

          看到這里,你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國內生長激素市場增長如此迅速。

           

          / 03 /

          生長激素火爆背后,

          進擊的金賽藥業


          需求旺盛的生長激素,對藥企們來說,儼然就是印鈔機。一款“長高針”更是撐起“東北茅臺”長春高新的業績增長神話。

          長春高新子公司金賽藥業是國內最大的生長激素廠商。2019年,金賽藥業市場份額達74%,安科生物和上海聯合賽爾緊跟其后,但市場份額分別為15%、8%。

          根據過去幾年數據,金賽藥業超過90%的營收都來自生長激素。2015年,金賽藥業營收為10.62億元,2020年已攀升至58.02億元;一同增長的,還有凈利潤。2015年,金賽藥業凈利潤4.46億元,2020年增長至27.6億元。

          27.6億元

          90%的毛利率,接近50%的凈利率,“東北茅臺”果然名不虛傳。而金賽藥業之所以能夠稱霸國內生長激素市場,核心是其擁有水針劑的先發優勢。

          粉針注射時需要調配成溶液,繁瑣且容易出現二次污染;與之相比,水針具有抗體產生率低、安全、方便等諸多優點,盡管價格略高,但也成為了萬千家長的首選。

          2005年之前,生長激素主要是粉針,金賽藥業抓住水針替代粉針的機遇,于2005年率先推出水針產品。

          從意識到水針的前景到最終研發成功,需要一個較長的周期。直到2019年,第二家國產水針才獲批上市。

          由于長時間沒有競爭對手,金賽藥業可以從容地降維打擊粉針市場。當然,還有一點原因是,金賽藥業比外企更懂中國市場。

          實際上,諾和諾德的水針已于2015年在國內上市,只不過“賣不動”。擔憂合規風險,外資藥企不敢大力推廣其生長激素,也可以理解。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每個矮個兒的孩子背后都有焦灼的一家人,生長激素給他們帶來了希望。很多時候,家長還會主動找到醫生,要求開生長激素。

          醫生不排斥這種情況,那么誰能拿下這些醫生,無疑就掌握了財富密碼。不懂中國市場,只能默默退出。

          曾主導國內生長激素市場的默克雪蘭諾,早已被擠出了市場。2013年,默克雪萊諾宣布逐漸停止產品“思真”在中國的銷售,只保證現有患者的供貨。

          而當前海外生長激素三巨頭諾和諾德、輝瑞、禮來,在中國的銷售表現同樣差勁。2019年,三巨頭在國內市占率最高的是諾和諾德,比重可以忽略不計。

          只能說,外企不懂中國市場,將財富密碼拱手讓給金賽藥業。不過,隨著越來越多國內企業產品上市,金賽藥業躺著賺錢的日子,也不多了。

           

          / 04 /

          領先優勢不再,

          “東北茅臺”將迎挑戰


          產品技術的領先優勢,是金賽藥業稱霸市場的核心原因。但眼下,這一優勢被逐漸抹平。

          在水針市場,國內入局者越來越多。

          2019年,安科生物水針獲批后,目前已上市銷售;而諾和諾德也在2020年宣布,將與華潤醫藥集團合作,共同推廣生長激素水針。

          除此之外,上海聯合賽爾的水針,已完成臨床處于申報生產階段,中山未名海濟生物的生長激素水針則處于申報臨床階段。

          就目前來看,水針市場即將出現四國混戰的局面。顯然,金賽藥業在水針市場的強者地位,會遭遇挑戰。

          長遠來看,水針只是臨時戰場,長效生長激素領域才是制高點。由于傳統的重組蛋白質類藥物在人體血清內半衰期過短,至少需要每天注射一次,這無疑增加了患者的不便性。

          雖然在該領域,金賽藥業的產品已于2014年率先上市,但由于價格原因,至今未能打開市場。與此同時,國內藥企紛紛跟進,金賽藥業的先發優勢,幾乎消失殆盡。

          目前,安科生物的長效生長激素已完成臨床實驗,進入申報階段;除此之外,天境生物、維昇藥業、特寶生物均已進入臨床三期階段。

          包括優諾金生物等公司也躍躍欲試,開展早期臨床??梢灶A見,屆時在長效生長激素市場,金賽藥業要面對的將是,競爭激烈程度數倍于水針的局面。

          在沒有市場獨占期的情況下,金賽藥業能否繼續保持優勢?誰又能成為逆襲者?這,無疑是投資者關注的問題。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熱門文章

          部长侵犯漂亮人妻在线看_少妇张开雪白大腿_男生下面伸进女人下面的视频_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_gogo亚洲肉体艺术_天天看片天天av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