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53vr"></form>

      <address id="t53vr"><nobr id="t53vr"><th id="t53vr"></th></nobr></address>

      <ins id="t53vr"><track id="t53vr"></track></ins>

          <address id="t53vr"><listing id="t53vr"><nobr id="t53vr"></nobr></listing></address>

          達能將退出蒙牛股東行列,依然在為中國市場交學費

          文/讀懂財經 2021/03/02 19:43 蒙牛

          牽手八年后,達能與蒙牛的這場跨國“聯姻”即將走向終點。

          3月1日,蒙牛公告稱,第二大股東法國達能正考慮減持其所持有的9.82%的蒙牛股權。

          究其原因,一方面,這或許與達能自身陷入調整有關。2020年,達能業績、股價均承壓,其正試圖通過重新梳理投資組合來扭轉頹勢。

          另一方面,波段操作其實也是達能的常規操作,縱觀達能入華后的一系列投資,短則幾年,長則十幾年,最后基本都是跟蒙牛一樣以分手告終。

          觀其影響,對蒙牛來說,脫離達能也絕非壞事。一方面,在過往的投資案例中,達能并未過多證明自身幫助標的企業的能力,甚至還多次與標的企業原管理層爆發了嚴重的矛盾,反而是脫離達能后,企業更容易跑出加速度。

          另一方面,在蒙牛集團總裁盧敏放的領導下,經過近幾年的穩健發展,現階段的蒙牛本身已經成長為絕對的乳業巨頭。下一階段,其與達能不僅很難再產生協同效應,甚至還會直接面臨競爭。比如高毛利的奶粉業務,就都是二者正重點發力的方向。

          在這樣的背景下,與其相互束縛,不如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 01 /

          牽手八年后,達能、蒙牛各奔東西

          公告顯示,達能已與中糧乳業投資達成協議,將其通過后者間接持有的9.82%蒙牛股權轉為直接持股,且下一步正考慮減持這部分股權。這意味著,牽手八年后,達能與蒙牛的這場跨國“聯姻”即將走向終點。

          雙方的牽手,始于2013年。當年5月,蒙牛引入中糧集團和達能作為戰略股東,次年2月,蒙牛又向達能進行了一筆定向增發。兩輪操作過后,中糧集團、達能及ArlaFoods分別擁有了蒙牛16.3%、9.9%及5.3%的股份,分列前三大股東,并將合計持有的31.5%股權交由三者的合資公司中糧乳業投資持有。

          此番分手后,中糧乳業投資持有蒙牛的股權將降至21.43%,但仍為最大單一股東。

          關于分手的原因,蒙牛表示,系達能出于自身需要而做出的安排。公告提到,達能正在對自身的投資組合進行新一輪的審閱。這或許與達能自身業績及股價承壓有關。

          日前,達能發布的財報顯示,2020年,達能營收236億歐元,同比下降1.5%。整個2020年,達能股價也下跌了超20%。為了扭轉頹勢,2020年10月,達能曾公布了三項重大決定,對投資組合進行重新審閱正是其中之一。

          市場認為,減持蒙牛后,達能可能會繼續尋找新的投資標的,也可能會用于自身股份回購,以提升投資者信心。

          關于分手的影響,蒙牛表示,自身業務不會受到影響,將更加高效地執行未來五年的發展規劃,相信中糧集團及ArlaFoods仍將對自身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

          實際上,縱觀過去30年達能入華后的一系列操作,本次與蒙牛分手,可以說是“常規操作”。而縱觀過去幾年蒙牛的發展,本次脫離達能,也意味著新篇章的開始。


          / 02 /

          達能之殤:看不懂的中國市場

          達能雖為橫跨乳業、飲料的國際食品巨頭,但在入華投資方面,卻難言成功。這取決于兩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達能自身沒有長期定力。在蒙牛之前,達能已經與國內食品企業有過多次“聯姻”。如1996年投資娃哈哈,1998年投資深圳益力食品,2000年投資樂百氏,2000年投資光明乳業,2001年投資正廣和,2006年投資匯源,2008年投資妙士乳業。

          細數這些投資,短則幾年,長則十幾年,基本都是跟蒙牛一樣的結局。如與娃哈哈的關系持續了13年,益力持續了12年,與樂百氏持續了16年,與光明持續了7年,與正廣和持續了10年,與匯源持續了4年。

          精于資產運作的達能,似乎習慣了波段操作,一直沒有表現出長期主義精神。

          但對達能來說,更大困擾是水土不服。達能似乎從未真正理解中國市場。達能的投資,大部分都并沒能幫助標的企業更上一層樓,甚至由于與管理團隊理念不合,導致標的企業大多都由盛轉衰。

          最典型的莫過于樂百氏,達能投資前,樂百氏已連續三年實現桶裝水銷量和市場覆蓋率全國第一,正是國內市場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但被達能控股后,空降來的“洋指導”并不熟悉國內市場狀況,新舊管理層隔閡日益加重,最終導致以何伯權為首創業團隊集體辭職。進而導致樂百氏業務萎縮,陷入虧損。

          再比如益力和正廣和,達能投資前,前者是深圳礦泉水的龍頭企業,后者則是上海桶裝水的霸主,按理說,深圳和上海這樣的地理位置優勢明顯,但在達能的經營下,卻始終都沒能跑出來。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反而是某些沒有被控股的企業,在脫離達能后,都實現了更快、更好的發展。

          比如娃哈哈和光明,二者都因為經營理念不同及股權糾紛問題與達能爆發過激烈的沖突,娃哈哈與達能甚至鬧到了官司不斷,老死不相往來的地步。而脫離達能后,二者都迎來了爆發,娃哈哈將旗下的營養快線做成了200億量級的超級大單品,光明則在后期推出了莫斯利安,率先開發出了常溫酸奶這個超級大品類。

          事實上,在這一系列投資中,蒙牛已經算得上是達能最成功的一筆操作了。按現價計算,9.82%的蒙牛股權大概價值170億港元,這明顯要比達能當時8.5億歐元的總投資成本高出不少。

          而與仍未找到打開中國市場鑰匙的達能不同,當下的蒙牛也正可謂是春風得意。


          / 03 /

          經營狀況持續向好,蒙牛迎來新生

          說當下的蒙牛是春風得意,一點也不夸張。在現任總裁盧敏放的帶領下,過去幾年的蒙牛如煥新生,各項經營數據均持續向好。

          營收方面,蒙牛已從2016年的540.97億增長至2019年的791.64億,年復合增速高達13.53%??鄯莾衾麧櫼褟?2.72億增長至28.14億,年復合增速高達30.3%。毛利率和凈利率則均呈逐年提升之勢,2019年,分別為37.55%和5.43%,均為2005年以來的新高。

          近800億的規模,也讓蒙牛成功邁入了全球乳業前八的行列。明確的向上趨勢,也讓蒙牛收獲了越來越多的資本市場認可,2016年至今,蒙牛的股價已上漲3倍有余,最新市值已達1700億港元。

          同時,在傳統的乳制品行業中,蒙牛還是數智化競爭的領跑者。目前公司已經構建了一幅涵蓋“從牧草到奶杯”的乳業全產業鏈數字化全景圖。

          具體來看,在供應鏈端,蒙牛使用大數據技術打通從“牛”端到“人”端的信息流,通過優化奶源、產能、倉儲、銷量、配送布局,實現了供應鏈市場化高效協同;在組織端,蒙牛建設起數字中臺作為數字化轉型的系統底座和組織基礎,將整條產業鏈的大數據吸納進來,幫助企業決策和運營;在銷售端,蒙牛努力打通線上、線下銷售壁壘,實現了更精準的數字化觸達,提升了消費者細分洞察能力。

          形勢大好之下,2020年底,盧敏放也為蒙牛定下了更長遠的目標——打造乳業版的“特斯拉”,力爭用5年時間,到2025年再創一個蒙牛。

          而隨著蒙牛的不斷成長,此時脫離達能,也絕非壞事。

          一方面,已經成長為乳業巨頭的蒙牛,本身已經從資源的需求者變成了資源和能力的賦予者。換句話說,達能已經完成了階段性的歷史使命。

          另一方面,隨著各自業務布局的加寬加深,二者不僅很難再產生協同效應,甚至還會直接面臨競爭。比如高毛利的奶粉業務,都是二者正在發力的方向。達能去年已從加拿大乳業巨頭薩普托手中買下了邁高乳業的青島奶粉工廠,并在上海設立的新的開放研發中心。蒙牛則對雅士利的產品體系進行了重新梳理,并收購有機奶粉品牌貝拉米。

          在這樣的背景下,與其相互束縛,不如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當然,我們也有理由相信,一個堅定目標、掙脫束縛、數智武裝的蒙牛,勢必能跑出更快的加速度。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熱門文章

          部长侵犯漂亮人妻在线看_少妇张开雪白大腿_男生下面伸进女人下面的视频_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_gogo亚洲肉体艺术_天天看片天天av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