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53vr"></form>

      <address id="t53vr"><nobr id="t53vr"><th id="t53vr"></th></nobr></address>

      <ins id="t53vr"><track id="t53vr"></track></ins>

          <address id="t53vr"><listing id="t53vr"><nobr id="t53vr"></nobr></listing></address>

          癌癥早篩市場的魔幻與現實:諾輝健康市值300億,9個月營收3500萬

          文/氨基財經 蔡品件 2021/03/01 11:06

          癌癥早篩市場的魔幻與現實。

          在規模龐大的腫瘤治療市場,涌現一個千億級別的賽道并不奇怪。就當下而言,腫瘤早篩市場便有這個潛質。

          腫瘤早篩,顧名思義,就是在癌癥的早期通過診斷發現便加以治療。如今“談癌色變”,但大多數癌癥在早期治愈率并不低。

          這意味著,在健康意識越來越強的當下,癌癥早篩將擁有極其廣闊的受眾,遠大的“錢景”。

          也正因此,腫瘤早篩賽道備受資本關注。2月18日,“癌癥早篩第一股”諾輝健康(HK:06606)港股上市,上演造富神話。當天,公司股價暴漲215%,總市值達351億港幣,暴增240億港幣。

          而2020年7月諾輝健康上市前最后一輪融資,估值僅6.3億美元,半年時間翻了6倍;與2018年A輪2360萬美元的估值相比,其市值翻了127倍!

          但魔幻的是,諾輝健康2020年前三季度,營收不過3530萬元人民幣,虧損1.18億元。

          對國內的玩家來說,營收規模均偏小,虧損更是常態。更早在美股上市的燃石醫學、泛生子,年收入均不超過4億,年年虧損過億。

          腫瘤早篩市場的確很誘人,但相對有限的癌種、不占優勢的售價,以及消費者觀念培養、市場開發的難度,一直都是行業盈利的痛點。

          要想讓魔幻變成現實,國內玩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諾輝健康也不例外。

           

          / 01 /

          相對有限的“場景”


          物質生活水平極大提高后,人們最大的追求莫過于 “健康” 二字。而如何盡早、盡快、盡可能精準地檢測出癌癥等嚴重疾病,是腫瘤醫學研究數十年來孜孜不倦的追求。

          但直到今天,癌癥早篩的研究進展仍較慢,核心難點在于“如何檢測”,尤其是在癌癥早期,腫瘤細胞表達量極少的情況下。

          目前,主流的檢測方法是檢測循環腫瘤DNA(ctDNA),這一來自腫瘤細胞凋亡后,釋放到血液中的DNA片段。

          相比于直接檢測腫瘤細胞,這已經簡單許多。通常,血液中ctDNA濃度,是腫瘤細胞濃度的100倍。

          但即便如此,人體血液中ctDNA的濃度依然很低。大多數癌種在早期階段,患者血液內表達的水平可能低于0.01%,這一濃度,絕大部分精準的高端檢測設備都會“犯怵”。

          也正因此,大多數癌癥早期階段如何檢測,至今仍是諸多早篩公司需要攻克的難題,只有極個別癌種例外。

          眾多癌癥中,肝癌釋放ctDNA量多,與血液接觸性大,更易被檢出;結直腸癌釋放的ctDNA片段中甲基化信號強,檢測設備也更容易接收到“信號”。

          這兩大癌種早篩,也是全球癌癥早篩巨頭們為數不多的進入商業化階段的搖錢樹。

          以美國為例,目前收入規模最大的公司精密科學,2020年早篩收入達12.56億美金,主要來自于結直腸癌早篩。

          國內企業也不例外。諾輝健康主打的產品常衛清,便是用于檢測結直腸癌。不過,相比國外,國內市場的商業化環境要差得多,要想達到國外早篩巨頭的收入規模,國內玩家還要走很長的路。

           

          / 02 /

          不占優勢的售價


          對于早篩手段已經比較成熟的癌種,與其他行之有效的早篩方法做對比,是新玩家繞不過的坎。

          只有證明自己產品的檢測準確性大幅度提高,或在檢測性相當的情況下更具性價比,才能有好的“錢景”。

          精密科學早篩產品Cologuard之所以大賣,正是因為兼顧性能、性價比優勢。Cologuard上市之前,美國腸癌早篩主要以糞便潛血(FIT)和結直腸鏡檢查為主。

          靈敏度和特異性是衡量癌癥早篩產品性能的核心參數。靈敏度是指癌癥患者被檢測到的幾率,特異性則是指健康患者被排除的幾率。

          針對進展期腺瘤和結直腸癌,FIT檢測的敏感性為36%和83%,特異性為90%;結直腸鏡檢查的敏感性大于75%、95%,特異性為90%。而Cologuard的敏感性分別為42%和92%,特異性為87%。

          Cologuard性能雖略低于結直腸鏡,但遠高于FIT檢測。最重要的是,Cologuard價格遠低于結直腸鏡。

          美國腸鏡檢查價格在1800-12500美元不等,而2014年Cologuard獲批上市后定價為649 美元,遠低于腸鏡檢測價格。這大大提高了早篩的可及性。

          就國內產品而言,靈敏度和特異性指標結果并不差。根據諾輝健康招股書,針對進展期腺瘤和結直腸癌,常衛清的敏感性為63.5%和95.5%,特異性為87.1%。

          另一公司康立明獲批的產品長安心,針對結直腸癌檢測敏感性也達到84.2%,特異性更是高達97.85%。

          不過,受限于技術原因,在價格方面,我國糞ctDNA檢測費用高于腸鏡檢查費用,且沒有醫保報銷。

          目前,諾輝健康的常衛清定價為1996元,康立明的長安心定價為1288元。而我國普通腸鏡價格為600元左右,無痛腸鏡也只要1000元左右。

          雖然腸鏡檢測依從性稍差,但價格更便宜、檢測準確性更高,患者乃至醫生會優先選擇哪款產品,顯而易見。

          這無疑加大了諾輝健康等公司的產品推廣難度,限制了腸癌早篩產品的普及。

           

          / 03 /

          難以開發的市場


          相比價格,當下讓困擾眾多癌癥早篩公司,是市場開拓的難度。

          目前,國內癌癥早篩產品的銷售模式主要有兩種,一種為將產品直接銷售給醫院,由醫院直接檢測,俗稱IVD模式;另一種則是賣服務模式,為醫院、體檢公司等機構提供檢測服務,俗稱LDT模式。

          當前,癌癥診斷和治療主要在公立醫院進行。因此,對于專門從事癌癥早篩的公司而言,產品進入公立醫院至關重要。

          不過,公立醫院的收費和保險范圍通常需要通過藥監局注冊或主管監管機構的批準。由于癌癥早篩產品暫未進入醫保,進入醫院的難度可想而知。

          實際上,由于對技術和硬件的要求很高,當前國內很少有醫院能夠提供檢測服務。泛生子招股書顯示,僅約200家頂級腫瘤醫院具備這種能力。

          種種限制因素下,癌癥早篩公司賣產品實際上是一種奢望,也正因此,當前它們的收入主要以LDT模式,賣服務為主。

          2020年前三季度,諾輝健康65%的收入,便來自LDT服務;泛生子診斷產品收入中,LDT服務收入占比超過70%。

          LDT模式最大的問題在于,單家醫院的覆蓋范圍極其有限,這也注定了服務模式沒有規模效應。要想做大規模,只有覆蓋更多的醫院。

          目前,諾輝健康覆蓋的醫院僅有300余家,泛生子為500余家,燃石醫學為600家左右。

          但實際上,在賣服務的模式下,醫生本質上是扮演導流的角色。由于牽扯的利益方太多,過于敏感,開單本身就存在困難。有醫生便表示,由于存在合規風險和產品價格過高,他們推薦此類項目檢測的,并不多。

          也正是如此,雖然目前收入主要來自服務,但燃石醫學在招股書中表示,未來賣產品才是王道。為了賣產品,燃石醫學還特意開展幫助醫院建立醫學中心的業務,可謂操碎了心。

          盡管仍在努力開拓醫院市場,諾輝健康CEO朱葉青曾對外表示,將來的主要應用場景一定在院外。

          核心在于,醫院更多是適用于有可能患癌癥的患者,幫助醫生進行輔助診斷。而院外的早篩,如體檢機構等,會將受檢人群擴大至普通人群。

          但眼下,動輒兩千元的早篩產品、完全自費,加上早篩意識不強,某種程度上,院外的市場開發的難度絲毫不亞于院內。

           

          / 04 /

          缺失的“買單人”


          美國腸癌早篩產品普及背后,還有一個原因,美國醫療保險和商業保險十分完善,“有人替篩查者買單”。

          Cologuard獲批的同年10月,美國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正式允許Cologuard在全國范圍內覆蓋,并由聯邦醫療保險。有了醫保“買單”,94%的使用者無需自費,45-49歲的使用者中80%無需自費。

          但國內,目前顯然難以做到這一點。即便未來癌癥早篩能夠進入醫保,但僅限于醫院開展的檢測。

          LTD模式的檢測,并不在醫保覆蓋范圍,而商業保險覆蓋率又不高。如果商業保險不能惠及,勢必會影響產品的普及性。

          實際上,從美國經驗來看,癌癥早篩的一大商業場景,便是在保險公司支持下的應用。即保險公司把早篩項目納入保單,要求用戶定時進行癌癥早篩,為的是降低用戶發病率,進而達到控費效果。

          但國內商業保險這一場景,要走的路更長。核心是支付端,誰來買單的問題。

          實際上,在中國50%的醫療費用是政府提供,與其他國家相比,這一比例不低。但從社保醫保的角度來說,醫保收支的增速不匹配,2019年醫保收入增長10%,醫保支出增長12%。

          商保部分,國內商保支出僅占醫療費用的6%。很顯然,支付端的問題,需要不斷地提升商保來解決,但商保費用很難一夜之間就提升上去。

          近兩年,越來越多保險公司、互聯網醫療巨頭描繪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的藍圖,但商保滲透率依然不高。一些互聯網醫療巨頭也不得不曲線救國,積極擁抱醫保、搶占公立醫院市場。

          醫學進步至今,腫瘤早篩的益處、前景自不必多言。但是,相對有限的癌種、不占優勢的售價,以及消費者觀念培養、市場開發的難度,是擺在所有玩家面前的難題。

          盡管諾輝健康為其投資人帶去了豐厚回報,但行業至今沒有一條清晰可見的商業化道路。這恐怕是癌癥早篩市場的魔幻與現實所在。

          讀懂財經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讀懂財經”。歡迎監督讀懂財經的內容,如有任何問題,可聯系讀懂君(微信:dudong005)

          熱門文章

          部长侵犯漂亮人妻在线看_少妇张开雪白大腿_男生下面伸进女人下面的视频_野外强奷淑女在线播放_gogo亚洲肉体艺术_天天看片天天av免费观看